当爆炸声在欧洲响起我们越发知道自立自强有多重要

这里接近海河入海口,雪后异常安静。阳光透过窗户洒下,光影交叠中恍若隔世。已经成为大国工匠、钟表大师的杨老,时常想起50年前刚入行的那个年轻的自己。

当年的2月21日上午11点30分,美国“空军一号”首次降落在北京,首都机场停机坪上,周恩来向着走下舷梯的尼克松,伸出了手。中美关系从此破冰。

洋务运动创办的天津机器制造局,成为中国近代工业的先声。1888年,中国第一条正式铁路在天津贯通。

民国年间,天津拥有1200多家工厂、20万产业工人,仅次于上海,高居全国第二。

共和国成立后,工业百废待兴,整个中国只有修表店没有手表厂。这背后,是当时中国精密制造业的整体羸弱。

天津4名钟表匠人在华威钟厂夜以继日,通过将一块瑞士表所有零部件一一拆散研究,然后进行结构与零件模仿,终于在1955年造出中国历史上第一只手表,一扫中国造不出表的历史。

天津工匠们不负众望,让国家在1956年将第一家手表厂设在天津。为致敬工人,最初手表定名“五一牌”。

那年,长春一汽生产出第一辆汽车;中国第一个飞机制造厂试制成功第一架喷气式飞机;中国第一个制造机床的工厂在沈阳建成投产。

那个激情澎湃的年代,中国人站起来了,中国企业也在积极进行国产化、技术自主化探索,交出了属于那个时代的答卷。

过了十年,通过不断研究,中国终于不再模仿瑞士,可以自主设计手表了。为纪念这次突破,同样用了一个充满时代质感的名字——“东风牌”。

杨老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成为一名光荣的表厂车间工人。当时能进这家企业的兴奋与自豪,相当于现在进互联网公司或金融机构。

上世纪70-80年代,手表与自行车、缝纫机并称当时“三大件”,属高档消费品。天津则是全国极少数能同时生产这“三大件”的城市,工业底蕴由此可见。

国产表表现优异,让厂里面有了走出去的信心。加上国家出口换汇的需要,在杨老参加工作的第3年,也就是1975年,将“东风牌”更名为“海鸥牌”,寓意飞向四海。

随着改革开放,外资和外国品牌涌入。市场激荡中,海鸥跟无数国企一样,跟得慢了些。

那个飞速变化的年代,人们纷纷下海,有些国企却遭遇了至暗时刻。有人下岗了、工匠散掉了,很多国字号企业和品牌,就此湮没于历史。

在日本电子表冲击下,国产表从曾经“皇帝女儿不愁嫁”到门可罗雀、无人问津,失落可想而知。

当时每只电子表成本9元,最不景气时出厂价才有5元,生产即亏本。按350万只的年产量,一年亏2000多万。

当杨老用天津口音说出这番话时,天津人特有的幽默反而衬出另一番况味——生活要继续,坚持住!

天大前身北洋大学——中国教育史上的第一所大学。从此每天中午,这所饱经沧桑的百年学府,多了一位年近半百的老人。

他向天大食堂请求摆个修表摊,还有点忐忑。对方得知杨老是曾经赫赫有名的表厂工人,就大方腾出一张餐桌给他当摊位。

说到这里,杨老又露出天津式幽默:“现在想想,那个年代的人,真实在。要放现在,学校可以收我多少租金?”

于是,求学于1992-2000年这8年的天大学子,都记得这样一个场景:每天中午12点,天大食堂会准时出现一位修表的老师傅。有时师傅没到,等待修表的学生就已排好队,一直排到食堂外面,比打饭的队伍还长。

1998年,海鸥决定放弃跟随日本电子表的脚步,重新杀回机械表,并向更复杂、更高端的机械表研发进军。这时厂里准备找回曾经的匠人,其中就包括杨老。

此时杨老已到退休年纪,历经起落之后,明白了自己爱的是钟表,而不是厂里发的工资。就算不回厂里,就这么帮学生和朋友们修表,就很开心了。

表厂最后用3个字,成功说服杨老接受返聘,重操旧业。这3个字是——陀飞轮。

计时工具的出现,才让“看不见的时间被看见”。计时的核心要义——唯有精准。陀飞轮以极度精准见称,是钟表的极致。

万有引力,正是精准的最大敌人。钟表机芯受力位置受到不同程度重力的影响,从而导致走时误差。

当钟表处于垂直时,由于重力作用,陀飞轮的调节控制器(其摆轮、游丝和擒纵器),会在每一下摆动时发生难以觉察的快慢变化。若把调节控制器装设在一个每分钟转动一周的“笼框”上,可获得一系列垂直位置。这样就能让钟表走动时互补误差、保持准确。

这个重量包含了超过100个精细零件,大部分需手工制作。这些零件的精度及重量有着极高要求,制作陀飞轮的都是业内顶尖钟表大师。

复杂的结构、精湛的工艺、高昂的制作成本,即使在钟表王国瑞士,在发明陀飞轮后的100多年里,都进展缓慢。

直到本世纪初,由于陀飞轮巨大的商业价值,才让全球表厂纷纷投下重金研发。也就是那时,陀飞轮在中国也火了起来。

表厂当时希望通过陀飞轮、万年历、三问表自主研发,打场翻身仗。这个目标对杨老吸引力巨大。

陀飞轮原理其实很简单,经过一百多年发展,已没什么秘密。最后拼的,无非就是精细。

岁月的沉淀、自我的打磨、工匠精神的赓续,最终在杨老带团队攻克陀飞轮技术时,发挥了作用。

2020年,8月2日,海鸥在拼多多上开了第一家旗舰店,店铺刚开就售出了一块单价1万的表。这正是世界上最便宜的陀飞轮手表,品质却不输瑞士名表。

早在2007年4月的瑞士巴塞尔钟表展上,海鸥自主研发制造的国内首只“三问表”、国际首创“双陀飞轮表”等产品引起轰动,斩获订单50多万美元,破了中国展团历史纪录。

质疑随之而来。最不服气的是瑞士,自己这个钟表王国都花了100多年才研发成熟,中国居然只花了不到10年时间?一定是抄的!

瑞士随即递上一纸诉讼,如若败诉,则要求立刻在巴塞尔撤展。好在我方证据充足、应对得力,最终打赢了官司。当然最主要的原因,我们确实是自主研发。

不过,很难说就在这几年表厂技术突飞猛进。某种意义上,全厂在67年的起伏,无数像杨老这样匠人的坚守,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力量,共同完成了这一次背水一战的跨越。

对转型升级中的中国制造而言,需要的恰恰是这份工匠精神。无论是日本、德国还是瑞士,无不是先坚持了工匠精神,再叠加技术升级,共同完成了制造业转型升级和高端卡位。

一块手表背后代表的其实是一个国家的精密制造能力。生产高精度机械腕表技术,航空航天、军事国防、精密仪器、医疗卫生领域都有应用。某种程度上讲,精密仪器的成代表着一个国家制造业的最高水平。

经历67年风雨的海鸥,从最初的天津闹市,迁到滨海机场跑道旁的新厂区。隔壁,就是大名鼎鼎的空客。

仿佛一个隐喻,一个外企,一个国企;都想翱翔四海,一起在天津这座历史上风光无限的工商大都会,完成各自关于精密与可靠的坚持。

计划经济时期,津门与沪上代表了当时中国制造的顶级水准。巧合的是,直到现在二城都是全国极少能生产手表的城市。

时至今日,海鸥出品的手表机芯占全球25%。相当一部分欧美奢侈品表的机芯,其实是中国制造,甚至在瑞士顶级品牌的手表零部件中,都有海鸥参与。

但如今提起国货,大家首先会想起上海。但手表领域,为什么是天津而非上海老字号引领国潮?

这个问题,杨老回答的很直白:“改革开放后,上海经济发展得快一些,机会也多,当地表厂的工匠,有了更多人生选择。做手表最需要工匠,工匠散掉了,品牌也就难了。我们天津这里的人,想的比较少一些。反而坚持下来了。”

海鸥早在2008年就在电商平台开店。但手表不是快消,不走量的,一般电商按流量推荐。2016年,海鸥又尝试搭建电视直销体系,但电视台抽佣多,逼得手表定价也高。

其实这家表厂不仅是时代的见证者,其生产的表也无时不刻不在拥抱时代,用眼下年轻人的话说,就是国潮。

除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只“五一表”,还有中国第一只航空计时码表、中国第一只自行独立设计制造的“东风表”、中国第一只出口手表“海鸥表”,除了不变的“中国芯”,其设计都贴合文化传统与时代特色。

时间是看不见的,手表的出现才让时间“被看见”。可这样一家做得出好表的国牌,一度无法被我们看见。

转折发生在2020年,有人建议海鸥相关负责人在拼多多开店。一开始以为定价300元的表能卖出去就不错了,没想到800元的更受欢迎。接触电商超过10年,从没见过新店起量这么快。

按照工厂一贯的匠人思维,总是盯着性价比,以及复杂的结构、稳定的机芯。但拼多多的电商与社交融合的特质,为老字号引来了很多“圈外人士”。

出圈后,消费者更在意的是你是否有真正中国心。而且海鸥不止是中国心,还是“中国芯”。

今年,拼多多启动“2022多多新国潮”行动,并联合美的、上海家化、立白、君乐宝、格兰仕、顾家家居、鸿星尔克、谭木匠、艾莱依、薇诺娜等百余家国产品牌,共同上线首季“新国潮消费季”。

在首季消费季期间,拼多多将至少投入10亿级别的流量资源对新国潮品牌进行专项扶持。未来一年,拼多多将成立专项团队,启动秒杀扶持计划、百亿补贴造星计划,投入百亿量级的“扶持资源包”,至少培育10个百亿新国潮品牌,100个十亿国潮品牌。

目前,“2022多多新国潮”行动已先后联合美的、艾莱依、珀莱雅、马克华菲、立白、君乐宝等国产品牌,先后走进家电、服装、美妆、日化、洗护、奶粉等多个制造业领域,探索数实融合的新模式。

“随着中国制造及供应链的成熟,国产品牌的自主研发能力和工业设计能力也有了长足的进步,新消费时代将是中国本土品牌进一步崛起的良好契机。”

国潮中的海鸥,又有了新创意。为致敬历史,海鸥与《长津湖》合作推出联名款,全球限量仅1950块。

2月22日,拼多多还把直播间搬进了海鸥在天津总部的钟表博物馆,共同开启了一场“多多新国潮”直播专场活动,让大家都能看见。

越来越多由匠人匠心打造的产品,可以更好地被我们看见,并被送到我们的手上。工匠精神因这样的传递,有了某种延续。

时代一粒沙,个人一座山。可就是这样一个激荡的大时代,居然被这些老字号轻易穿越了。

“天下大事,必作于细”。中国从制造业大国迈向制造业强国的密码,兴许就藏在无数工匠的“执拗”与坚持里。

在我们的国家,其实还有更多这样的人和企业,值得被我们看见。让他们被看见,让国潮越来越澎湃,让实体经济越来越繁荣,也是拼多多、海鸥等创新民族企业存在的意义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About Author


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